咖啡英

很久以前的一个脑洞......(1)

整理电脑翻出了一堆黑历史(并不是!其实是青春QAQ虽然替换了名字,但是感觉还是很明显,其实只是想把当时的脑洞记下,现在火起来其实也不坏,虽然没看吧,但是感觉既然受到那么多关注会有更多经费好好做网游了呢!

(1是因为懒得总结,索性放上来当提要,反正没人看哈哈哈哈哈)就是古剑里最喜欢的剧情开的脑洞

1

 

吴Z睁开眼睛的瞬间大脑是空白的,但他依稀记得其实是被自己的梦惊醒的,至于前一秒还在梦里所经历的事,他现在却是一点也回忆不起来了。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了10秒钟,才猛然想起今天似乎是正式工作的第一天,他一只手伸到床头柜上摸索着找黑框眼镜,另一只手使劲的揉了揉眼睛,终于摸到了便将它带好,再看看对面墙上挂着的钟。本来还沉浸在记不得的梦境所带给他的迷茫中,这下却彻底清醒了,因为表上指针的角度清楚地告诉他现在已经是八点一刻了。

 

猛的拿起枕边的手机,他确定昨晚睡前明明定了闹钟在七点半的,难道没响?带着疑惑迅速的求证了一下,看起来好像是自己因为没听到闹铃而睡过头了,可事实上他一向浅眠,于是对此事件发生的可能性,他深表怀疑。“一定是手机的问题”他这样想,可忽然又意识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走神了,他低低的说了声“靠”,来作为对今天实际上还没开始,就发生了一系列诡异事件的总结,然后就从床上跳起来匆匆的去洗漱了。

 

吴Z锁门的时候顺便瞄了眼手表,八点半,他无奈的摇摇头便跑着下了楼梯。要是在平时他一定会自我表扬一下这速度又破了纪录,可此刻他抱着的唯一想法只是“希望不要迟到太久”。

 

提着包跑到小区门外,隔着三米远便对着在小吃摊上忙碌着的老年夫妻喊到“李叔李婶,麻烦给我一笼包子~~肉的,打包!!”长年累月的做这个,老人动作倒也快,等吴Z跑到摊位的时候,就已经打包好了。吴Z接过一袋包子,一边扭头大声地说“谢谢”一边朝着车站的方向跑开了。感到有些在摊位坐着吃早餐的人用不解的眼光望望吴Z远去的背影又看看他们,两位老人相视一眼,被吴Z叫李婶的大娘用不大不小却能让周围的人都听清楚的声音说“老头子,你别忘了记账啊,人这孩子可是每月初都压一百块在咱这!老咯,脑子就不太好使,别回头给人多算了,多好一孩子啊。”李大爷笑笑答道“哎!”两人便继续手上的活了。

 

吴Z刚刚跑到车站,以为能休息会喘口气,却发现他要乘的公交就停在前方几米远的位置,而且车已经有准备起步的趋势,他一刻也不敢停下了。但是两只手都拿着东西,一只手提着包,包里有一些材料还有电脑,而另一只手是包子……于是理所当然的,他一边跑一边喊“等等”还一边用提着包子的手挥,希望能引起别人的注意,错过这趟车他是真的不知道今天几点才能上班了。

 

而事实终于如他所愿,确实赶上了车,只是可想而知,代价是牺牲了他一向引以为傲的温文尔雅的形象。不知道他此时是破罐子破摔了呢,还是真的饿了,虽然没有座位,但好在车厢并不拥挤,于是他把包放在地上用两腿固定,然后大大方方的在车上啃着包子。大概因为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着到站下车了,所以他一边啃还开始一边神游,想着“啊,还是李家的包子最正宗最好吃啊,而且他们人也超好的……”

 

等他终于站在了工作单位的大门口时,他有一种历经百年的沧桑感。又看了看表,果然九点半了,都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,太悠闲的进去也不太好,尽管他的工作本质上说是很自由的。因为昨天已经被人带着熟悉过这个不大不小的地方,所以他很快找到了今天第该去的目的地——领导办公室。

 

说不紧张是假的,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半小时是有点说不过去,吴Z甚至想好了,要是领导问他,他便诚恳的如实回答是自己睡过了。并不是说他品格多么高尚,而是他真的挺喜欢那个看起来总是笑笑的和蔼的老头。他记得他大学时听过他的讲座,是真的生动有趣,吴Z很崇拜这个名誉教授,因为不止理论讲的好,而且引用的全是自己的实践经历……这样想着,深吸了一口气,敲了敲门,听到一声“进来”,他也就挺了挺身,走进去了。

 

令他吃惊的是办公室里还有另一个人站着,巧的是,不是别人,正是昨天带着他熟悉环境的那个。坐着的老头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,甚至什么都没有问,只是说“呦,吴Z,你来了啊。来来来,薛G,你昨天见过的。”那人对他笑着点了点头,吴Z也回视过去,同样点头示意。然后说“王所长,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了,刚刚才到。薛G我们昨天就认识了,今天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么?”

 

王所长赞许的点点头,可以看出他是很欣赏吴Z这样不卑不亢的态度的,他一向喜欢看起来就有骨气的人。“吴Z啊,今天虽然是你第一天正式上班,但你也不是新手了。现在所里缺人手,这个事情呢又比较急,最主要的是我们都觉得你挺合适的,你跟着薛G一起吧,让他路上给你讲讲具体的情况。”吴Z听了,认真的点点头回答说“王所长,我喜欢一切挑战,所以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薛师兄,请多指教。”薛G本来好好的站着,听到那声一本正紧的“薛师兄”他差点脚底一滑啊,表面却还维持着镇定,心里却乐翻了“没想到有朝一日也能有人叫我师兄啊!!!但是好不适应!!!!!”

 

从王所长办公室出来,吴Z和薛G匆匆收拾好东西,就出发了。所里是有公派车的,所以吴Z和薛G理所当然的拿到了钥匙,开车的是薛G,吴Z坐在副驾驶上。他们现在终于有空好好聊聊将要去处理的这件事了,事实上吴Z对此还一无所知,只是刚才打仗一样的处理一系列的事,他们还来不及交流。想了想吴Z终于开口了“薛师兄,我们去哪?”,话音刚落车子就打了个滑,还好薛G及时调整了一下。他故作镇定的清了清嗓子说“第一,别薛师兄薛师兄的叫了,听着多生分,叫薛G吧。第二,我们这次主要是去见一个人。”吴Z忍不住好奇了,心想哪个人面子这么大啊,见个人还要惊动所长,嘴上却还是谦逊的问“是去见谁啊?”这次薛G的回答很简洁,但是却打了个冷战,然后才说“袁L。”

TBC………..

 

 

2

 

“袁L……”吴Z重复了一下,他迅速调用脑内存储的专业知识,也没想到业界有哪个人叫这个名字。薛G透过后视镜看到吴Z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也没太理会,就继续说道“你是知道的吧。‘考古研究所’这5个字,虽然听起来名头响亮,可真正实地工作还是要跟地方机构合作的。这次咱们去的地方就更特殊一点,说起来是合作,实际上……哎呀,我也不太好形容。总之他们每个人能力都很强,所以队长特别不愿意跟别人组队。”

 

“队长?”吴Z从这一堆信息中提出了他最感兴趣的问道。“啊,对!就是袁L。唉?你应该听说过T队吧……他就是T队的其中一个队长。”薛G这么一说,吴Z就全明白了。T队在考古界算的上是一个特别的存在,大学上“田野考古学概论和实习”这门课,老师做实例讲解时就经常会提到。

 

考古并非易事,不一定每次都会有收获,而且因为环境的未知性还可能经常出现各种事故。而T队就是以考古发掘工作的高效和安全闻名,有段时间,吴Z的很多同学都将进入T队作为最高目标。事实上关于T队他们了解的非常有限,因为很多资料是不对外公布的,所以T队有哪些成员、队长叫什么名字等等他们一概不知,只知道有这样一支传奇的队伍。

 

吴Z脑内整理好这些信息,便拿出档案袋里的资料研究起来。事情其实很简单,有人发现了疑似陵墓,除此之外没有更详细的信息。T队将派出一个小队前往考察,研究所让吴Z他们作为其中的一员跟随前往。

 

一个小时以后他们到了目的地。下了车吴Z环顾四周,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。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,若说研究所的一切都能使人感受到浓厚的学术氛围,那么这里就淡薄多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新鲜的灵动感。进了楼站在一扇门外薛G突然停住了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最终还是只说了句“唉?……算了,这就到了,走吧。”说罢象征性的敲了敲门,推开就进去了。

 

吴Z跟在薛G身后刚踏进一步,就听到一个声音悠悠的说道“呦,我当是谁呢,小G啊!看来去了研究所就是不一样啊,敲门都学会了。”吴Z看过去发现整个办公室的厅里有六张桌子,却只有一个人,还是一个躺在沙发上的年轻人,而且他一只腿打着石膏。薛G指着那个年轻人对吴Z说“瞧,这个不知道因为什么很二的原因把腿搞瘸了的人就是马J。”沙发上的人立刻回嘴“你才二,老子就是上个星期买早餐给摔了一跤,不要诋毁爷的形象!队长和菜刀里面等你们呢。”说完还像吴Z点头问好,吴Z也回礼表示大家算是认识了。薛G边带着吴Z往里走,边对马J说“你继续休养,我们先去见队长了。”

 

吴Z感到这次敲门薛G似乎格外的慎重,他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懒懒的“进来”,薛G才小心翼翼的进去。屋里有两个人,薛G对转过头看他们的人挥了挥手,然后一脸谄媚的对着头也没抬窝在椅子里打PSP的人说“队长……那个,我们,来了。”于是他知道这个人便是“袁L”。袁L听到薛G的话只抬头看了他们一眼,便继续奋战,不仅手上没停,反而还按的越来越响,表现的好像他们打扰了他的游戏。

 

吴Z此刻已经出离愤怒了,他从一进来看到这个人就觉得是他极不喜欢的类型,深眼窝厚嘴唇,长的….恩,很有侵略性。大概唯一让他待见的地方就是从专业角度出发,他发现这人脖子上挂了一块玉,尽管看似不完整,但很漂亮,而且大概极其有价值。

 

吴Z整理好心里的情绪,不卑不亢的说道“袁…队长,如果我没看错,应该是你们提出要跟研究所合作的吧,那么作为提出请求需要别人帮助的人,你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对我们不够尊重。”袁L这次停手了,关了机把PSP扔给对面的齐H,眼睛盯着吴Z却是对薛G语气不善的说“合作?我有说过要带着外人吗?当初调你去研究所,不就是为了解决所谓的合作问题。现在呢,又让我带着个小朋友玩算是怎么回事?告诉你们所长,我可不当托儿所的保姆。”

 

吴Z听到袁L的话其实挺震惊的,他回过头看薛G,薛G用一种带着歉意的眼神看着他,他这才明白之前薛G的欲言又止和那句“不愿意跟别人组队”的真正含义。他不知道袁L为什么这么讨厌研究所,但他觉得他应该为自己、为他喜欢的地方做点什么。他冷静了下,目光对上袁L的眼睛,井井有条的说“袁队长,我不知道你对研究所人员的错误观念,还有对自己的盲目自信,是来自哪里。但至少,我不是你口中所说的‘小朋友’。我大学和研究生时跟老师去各种环境做过实地考察,自认为能力不会比你的队员差。而且研究所人员和T队队员只是分工不同,本质上却在做着相同的事,这一点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。”

 

他说完这些,看到袁L突然摇了摇头笑了一声,然后用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巴,说“我知道你,吴Z。北大考古系的硕士,对吧?”然后不等吴Z回答又突然收起了全部表情“考古硕士,我看你是选错专业了吧。”吴Z这次接的很快“我听过一句话‘有些人很习惯去评论别人,但是对着镜子又看不到自己’我今天算是见到了,袁队长,你就是这样的人吧。”

 

薛G觉得这办公室里的气氛像爆竹,点燃了就停不下来了。他真是害怕自己成了被误伤的人,就赶紧在这个空鼓起勇气的说了句“队长,马J那小子在叫我。菜刀在你这,他腿又不方便,我去帮他了啊。”然后不等袁L回答,就溜走了。

 

被薛G无意识的这么一闹似乎原有的氛围被打断了,袁L的语气也因此发生了转变,虽然是从不屑到调侃“大硕士你这么说了,一定是准备的很充分。那么请教一下,从这里怎么去考察点?”说真的,吴Z听到袁L提出的是这个问题,他大大的松了口气,幸好在车上看资料的时候他思考过,于是答道“先乘飞机去武汉,在市区转车或者乘坐K字头列车到达安陆市内。”

 

袁L点点头“既然大硕士你这么自信又考虑的这么周全,那就劳烦你跟我们搭伴了。”吴Z本打算离开但还是谨慎反问了一句“那么袁队长没别的问题了?”袁L吊儿郎当的摇摇头“没了啊。啊,对了,忘了说!我们打算明天出发,票么,已经买好了,但不是不知道大硕士你也要来吗,现在也没办法多加一张。那就请你自己买明早八点那趟去武汉的机票,没问题吧?”吴Z咬了咬牙翻了袁L一眼说“袁队长肯让小生随队,是小生的荣幸,这么点小事就不麻烦了。时间紧迫,小生就先告辞了。”说完扫了袁L和齐H一眼就摔了门走了。

 

等吴Z走了,袁L突然不可抑制的大笑出声。齐H把PSP放到袁L桌子上然后在旁边不咸不淡的说“破例了啊,队长!”袁L边笑边说“这不是,小孩挺有意思的,就带着玩玩呗。”齐H摇摇头拖长声音说“恶趣味啊…….”袁L突然站起来边做出要踹齐H的动作边说“我削你啊!”齐H早有预感提前跑开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没错,完了!


评论